网站首页 本馆概况 读者指南 读者园地 动态信息 数字资源 联系我们
站内搜索
本馆概况
读者指南
读者园地
动态信息
数字资源
联系我们
 当前位置:首页 - 本土文艺作品 - 正文
本土文艺作品
石首文艺‖桃花结
发布时间:2020/4/26 8:56:38    
 

桃花结

/郑友华

那年我初中肄业,没有辨明人生的方向,于是背了铺盖卷,随村人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讨生活。

离家正值暮春三月,篱前的一树桃花开得绝艳。鸡鸣起身,我在村头回望,那个住了十多年的砖瓦屋没有勾起我一星半点的留恋,倒是在骀荡春风里飘零的桃花香,让我狠狠地吸了吸鼻子。

因为身无长技,最终我只能流落到建筑工地,跟着一位老成的师傅做学徒。师傅是西安人,做得一手好水泥匠活儿。我给他打下手,递去的砖块常赶不上趟,为此没少挨他骂。在我心里,师傅就是一尊凶神,可我人在屋檐下,没法不低头,就是被骂个狗血淋头,也只有往肚里咽的份。

那时候电话没有普及,我一年里顶多给父母写一封信,随后总能收到父母的回信,我知道是村里那个唯一懂点文化的二爷替他们代笔的,也并不怎么在意。师傅也写信,写了很多,可他从来没有收到过回信。我想:这真是一件滑稽的事情。一个风尘满面的老头,是要给谁写信呢?

终于有一天,师傅在狠狠骂我一顿后,让我给他去邮局寄信。我这才有机会脱身出来,去一个我平日里不怎么愿意涉足的地方。走到半路,我突然起了好奇心,想窥探一下这个过分苛责的老头,在信里又是一副怎样的面目呢?在背街处,我胆战心惊地撕开了这封信,意外地发现信纸竟然是印着桃花的彩笺,这真是令我大感意外。我正要往下看,耳朵被拎得生疼,师傅那张老气横秋的脸一下子凑到我面前,我不由吓得魂飞魄散。

现实里你想象得最坏的局面,不一定都会到来。平日里砖递慢了都把我骂得够呛的师傅,这一次竟然只是把我拎到他的酒桌前,我诚惶诚恐地给他倒酒,又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,没料到他把酒碗向我一推,又另拿了一个酒碗。我之前滴酒不沾,这次只好舍命陪君子,端起酒碗悲壮地喝了一口。他的脸色竟然活泛了许多,看到这种迹象,我顿时醍醐灌顶,与师傅有一茬没一茬地对饮起来。

我想起了他那印着桃花的信笺,一半是讨好一半是卖弄地讲起了崔护《题都城南庄》的故事。师傅听得入神,末了,他突然有所感悟地说:你说的那个长安,怎么那么像我们老家的那个村子呢?

后来,在师傅絮絮叨叨的醉话里,我突然想起了我那长了一棵桃树的老屋。他们的村子,一定是开满了一树又一树的桃花,像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吧。要是这样,我真想去他们老家看看。可是,这个美梦还没有做醒,噩梦就如影随形似的来了。那天我在高高的脚手架上一个失足,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,师傅拽了我一把,他自己却重心不稳地摔下去了。

我抱着这个一贯凶巴巴的老头,听他依然威严地说:你先替我去一趟老家,说我压根儿没有惦记她,你也滚回老家去,这不是你待的地方。

在师傅的老家,我一度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,因为这里压根没有桃花,只有一个瞎眼的老妇人,问起她的名讳,也不叫桃花。

那我就不明白了,老头这是唱的哪一出呢?我没有把师傅的话带给她,而是找了一封写在桃花笺上的信念给她,老婆婆笑了,我留意到她的眼尾一颗小痣,明艳如桃花。

来源:鄂南明珠玉石首

 

地址:石首市南岳山大道178号 电话:0716-7773555
版权所有:石首市图书馆 鄂ICP备15020208号-1
公安备案号:4210810200005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