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首页 本馆概况 读者服务 读者园地 动态信息 数字资源 联系我们
站内搜索
本馆概况
读者指南
读者园地
动态信息
数字资源
联系我们
 当前位置:首页 - 本土历史作品 - 正文
本土历史作品
《空巢的悲哀》
发布时间:2021/12/13 9:41:20    
 

今年农历六月末的下午两点,闻讯老家一位八十五岁高龄的老婆婆去世了,大家听起来是一件高兴的事儿,也是自然规律。她有子女两三对孙儿孙女四五双,老人高寿离去依照老家的习俗还是件喜事。儿女们也是做爷爷奶奶多年的人,现在,终于可以做大人了。殊不知,这位高寿老人却不是自然西去,而是以一种无奈的行为结束了自己的人生。

故事的发生还要从八十五年前开始追索。这位老奶奶姓汪,出生于公安县汪家台,十五岁以童养媳的身份嫁入章府。章府人家也是外地逃荒至此,独门独户,举目无亲。

婚后,育有三女二男,大女儿叫大英,与前夫育有一子,而后因丈夫意外身故,又续了一夫。二女儿叫小英两口子都是哑巴并育有两个儿子。三女儿叫翠花,已婚,也育有一子,因两口子不和已分居十年有余,她的孩子乖巧聪慧,健康如牛。大儿子叫土块,小儿子叫振南。五个子女均属于极为本分老实或智商偏低那种类型的人。汪婆婆上孝敬长辈下抚养后代,做到了贤惠勤劳,含辛茹苦的将孩子们一个一个地安排成家立业,终于完成人生任务的她,又遇到丈夫重病而不幸早早的离世。

长期处于重压下汪婆婆在丈夫离去后不久,因积劳成疾落下一身的病疼,最后,痛得连腰都直不起来,只有躬着身杵着拐杖或板凳行走和劳作。

为了看到孙儿孙女们的自立,为了喝到他们的喜酒吃到酒席上炖得乱乱的扣肉酥肉,她守着望着,一愰二十多年就过去了。

她养着十多只鸡,三四只鹅、五六只鸭,都长得肥肥的。还种着两亩责任田和菜园,责任田的收成能够养活自己且有剩余。菜园里蔬菜也是长得绿油油的,可谓是蔬果满园。

在这些年里,她家发生了几起不开心的事情。一是大儿媳因与儿子闹不和离家出走多年,一对孙儿的抚养就落到了她的身上。大孙儿叫大威,长得壮壮实实。孙女也健康的长成了大姑娘。

多年后,大儿媳终于回家来了。不久,因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,得出的诊断结果为宫颈癌晚期,两年后的六月不幸去世。

接着,二儿媳妇也是离家出走,一出走就没有回来过。还好,人很健康,并安排了唯一的女儿出嫁成家。振南是一个先天的夜盲症,耳目不聪,脑瓜也不算灵光,只能与老妈相依为命。

一年后的某一天,振南为了生活跟随做防水工程的人们走了,一去就是八年,去年年底才回了一趟家。

汪婆婆看到左邻右舍楼房耸立,子女们也是出入成双,大车进小车出,一群孙儿们快乐的嬉闹着,再看看自己两间因人民币的问题而没有建上去的秃顶楼房,外面下大雨室内小雨。再想想自己这般的窘境,心里难受十分,整日以泪洗面,眼睛几乎失明。

好想看到大孙子成家,不想走得这么早这么快,又因身上疼痛一旦复发就动弹不得,甚至就连一口水都难得弄到嘴边。

她期待着有好起来的那么一天,等着,再等,一望再望,始终没有看到一丝丝希望的影子。

六月二十九日的早晨,汪婆婆躬着腰驼着背摸到大儿子的家里,见到大孙子在门口打扫卫生,便打听起他爸的去向。大威告诉奶奶:“爸爸在外面打工,已有二十多天没有回家了。”

汪婆婆撩起衣角擦拭脸上的泪水,说:“威儿啊!你爸爸又不在家,我手中有些钱就交给你,等你爸爸回来就交给他。”

说着,便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用塑料纸包了四五层的小包包出来,递给了大孙子,又说:“威儿啊!这里面有壹仟叁佰八十元钱,收好,啊!”

大威看见奶奶给这么多钱,心里好是高兴:“奶奶,你放心,我会保管好滴。哈哈哈!”

汪婆婆认真地看了看大孙子,一边摸着他的手一边说:“收好了就好,收好了就好!”说完,移动拐杖转动着矮小的身躯朝大路上走去。

她走了几步,又停了下来,抬起离地不到三尺的头仔细地把大儿子的房子和大孙子看了看后,毫不犹豫地走了。

第二天,汪婆婆早早地起了床,拖着病痛的身体把屋前院后打扫了一遍,把家里破败不堪的家具也收拾得整整齐齐,再喂饱鸡、鸭、鹅后,锁上大门朝附近唯一的小集镇沙岭子走去。

中午时分,汪婆婆回来了。

她没有回家,却直接朝小队的老队长家走去。老队长姓葛,是一位六十多女人,因能力强,做事公道,三十五岁的她被村民推选为队长,一干就是十年。

汪婆婆来到时,葛队长家正准备吃午饭,便邀请一起进餐,她没有推辞。

吃完饭,待葛队长收拾完毕,汪婆婆便请她帮忙打两个电话出去,第一个是给远在深圳打工小女儿翠花。她简单的问候了一番,最后问:“幺姑,你回不回来的呀,如果不回来我就走地啦!”

幺姑没有听懂老妈话,无心地回了一句:“没事,我回来干嘛?”

“哦,没有事就不回来哟!那好,就不回来吧,啊!”她的头无力地朝下垂一下,又接着说:“嗯,你在外面要保重身体注意安全,啊!”

接着,又请葛队长拨通小儿子振南的电话,说的是同样的话语,一样的嘱咐。

打完电话,汪婆婆谢过葛队长,并紧紧地握住她的手,许久才放开。她转过身用衣袖擦了一下眼角后,便回去了。

葛队长感觉这个汪婆婆今儿有些不对劲,但又说不出什么事由来。

她在门口晃荡了一会儿,正准备去午休,突然,看见汪婆婆的大孙子大威从门前走过,便立刻叫住他:“你马上到奶奶家去一趟。”

大威问:“葛婆,我奶奶怎么啦?”

“你去就是,哪有这么多问题啊!”葛队长自己也没有答案,只有催促。

“哦,晓得了!”他答应着走了。

约一点四十分,突然听到大威非常急促的哭喊声:“救人啊,救人啊,快来救我奶奶啊!”

邻居们听到喊声,急忙朝汪婆婆家跑来。

大威蹲在门口嚎着。

只见汪婆婆干净整齐地睡在自己卧室内进门的地上,就连头发都梳理得整整齐齐。地上铺着棉被和床单,头朝北脚朝南非常平和地躺在上面,右手边有两个小塑料包装袋,上面写着三个字“呋喃丹”。

葛队长也赶来了,她一进门看见这种场景,心里知道了要自己帮忙打两个电话的原因。

这时,汪婆婆的嘴角流出了白色的泡泡,还夹带着重重的农药味。有经验的葛队长立即拿起她手腕把了一下脉,又看了看她眼睛,说了句:“汪婆婆走了!”

“这个婆婆一生都没有享过一天福,出生后不久就来老东,而后,又是打内战一家人躲壮丁。解放后,开展大跃进、搞大食堂、大兴农田水利建设,宁愿饿肚子也要完成交公粮的上交,就是自己不吃猪肉不吃鸡蛋也要上交任务,还有大、小队、公社的提留费用。可是,刚刚有点盼头的时候,男人又走了。真的,是个苦命的婆儿呢!”邻居的婆婆姥姥们哭诉着。

此时,一阵南风徐徐吹来,炎热天气稍许凉快了些,欢快的小鸡们在老母鸡的带领下吃着虫子,鸭子在门前的小沟里高兴地觅着食,长颈的白鹅们在门前的草地上嬉闹。可是,它们还不知道自己明天的命运会是怎样?

当过领导的葛婆沉着冷静地再次拨通了刚刚拨过的两组电话号码。

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她们的午睡,不耐烦地问:“喂!干什么呀,现在打电话过来,烦不烦啦!”

“快回来,你姆妈死啦!”她连忙地说。

翠花、振南:“鬼扯,刚才都通电话了地,开么子鬼玩笑啦!”

葛队长:“是我,老队长葛婆,刚才就是用我的电话打给你们的,你姆妈真的死了,是喝农药死的,赶快回来料理后事吧!”

“姆妈死啦!”她们的睡意一下子全无,伤心了一会儿,便各自规划着回家的行程。

消息很快传给了大儿子土块,他离家较近,四十分钟就到了家。

不一会儿,大女儿一家来了,二女儿一家也到了。

远在海南的振南打回电话委托一位远亲的兄弟主事,提前为老母亲安排善后事宜,根据路途距离估计十二小时后才能到家。

左邻右舍们都自发地开始帮忙搭建灵堂,按照乡间习俗有条不紊地进行着。

三天后,在亲朋的帮助和支助下汪婆婆入土为安。

可怜那些鸡鸭鹅们随着主人的逝去,半小时内都成了殉葬品。可菜园里的蔬菜和成熟的果实却没有人去采摘。

汪婆婆坚守着破屋,坚守着信念,苦苦守望、期待,最终硬是没有信心守到幸福来临的那一刻,不得不走向另一个世界,含恨别世。

如果,子女们健康如常,收入稳定,不需要为生活去奔波忙碌,早晚都守候在老母亲身边乐敬孝道或者早点医治治好她的病痛,完全能够活过百岁寿诞。可是,地方组织也好像忘记了这个孤寡的高龄老人。

现在,子女们为了活着,又开始四处漂泊谋生去了。

汪婆婆的家已是四门紧闭,门前屋后更是杂草丛生,菜园和责任田完全荒芜,凄凉一片。

空巢老人的悲惨,空巢悲哀也!!!

 

地址:石首市南岳山大道178号 电话:0716-7773555
版权所有:石首市图书馆 鄂ICP备15020208号-1
公安备案号:42108102000058